最新消息:每日一读

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

励志 湖雨 669浏览 0评论

0

 

文:沈万九

1.

在法国作家安东尼的著作《小王子》里,写着这么一句话:“每一个大人,都曾经是孩子,但很少有人记得这一点。”

确实,繁杂万千,世事浮沉,成年后的我们,或多或少地背负着难以化解的伤痛,要不就是被俗世的烦恼所缠身。所以,别说是天真无邪的孩子,就算是花季雨季的少年,也不太有人记得了。

当然,这里所谓的少年,指的并非是荷尔蒙分泌过旺的杀马特青春,也不是常年累月穿梭在游戏室和网吧的懵懂娃儿,而是那个穿着白衬衫骑行在阳光下的追风之子,或是穿着花裙子在月色下翩然起舞的俏皮姑娘…….

须知道,莽莽人生路走来,不管经历过多少勾心斗角的洗礼,遭遇过无数刀光剑影的厮杀,他们的内心,依旧是那么的清澈、赤诚,一如当年那出走前的模样。

 2.

最近,里约奥运会结束了,但首先刷爆微信群的,不是中国国家队的奖牌数,而是傅同学夸张而搞笑的表情包。

 

从她口中的“洪荒之力”和“我很满意”,我们很容易发现,这是一个真性情的姑娘,无论经历过多少的磨砺,去到了多远的远方,仍然保留着一份赤诚到近乎逗逼的心。

当然,这样的“少年情怀”跟“神经粗大”有着本质的区别,一种是阅尽世事后的从容。在内心深处,始终保有一部分纯真,不被这个世界改变。一种是天然的大大咧咧,直率而没有心机。韩剧中的很多女主,就是靠这种性格,赢得了霸道总裁的欢喜。

在小说《铁皮鼓》里,有一个叫做奥斯卡的孩子,因为目睹了成人世界的虚伪和丑陋(包括母亲的不忠),从而拒绝长大,整天敲着个铁皮鼓,晃来晃去,以自己的固执,跟这个社会抗争着。

来自永无岛的彼得潘也是一样,为了脱离成人世界的狡诈与复杂,他决定以最自然纯真的方式生活,并且还学会了飞翔,拒绝长大,敢于冒险,永远快乐地飞来飞去。

然而,不管是奥斯卡还是彼得潘,都不是本文所指的少年,这儿所指的少年一不避世,二不念陶渊明,三来不畏惧长大,而是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,乐于扮演自己的角色——最主要的是,无论他是居庙堂之高,还是处江湖之远,都一直有能力去保留一份纯净。

 3.

我有一个青梅竹马,认识她有十几年了。记得20来岁的时候,她长得是一副巩俐脸,如今都奔三了,反而越来越像是angelababy——言下之意,她是越长越年轻,越活越滋润,浑然不管是不是裸妆,最近有没有熬夜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白富美式的千金小姐范,你完全无法想象她曾经遭遇过的苦难。

那可是比九曲十八弯的韩剧还要狗血——我一直想专门给她写个故事的,但总是没找到合适的时间,现在先熬半碗鸡汤吧。

在过去的十年里,她经历过堕胎,车祸,离婚,骚扰,被家人骗去传销,甚至被闺蜜陷害进过监狱……

总之,她受过的伤,跟她的一袭长发和我写的文章差不多,但她却丝毫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情,反而修炼出了几分佛性。

在她的身上,我读懂了“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”这一句话,也正如法国作家罗曼罗兰所说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你认清生活的真相后,依旧热爱它”。

所以,每次我因为生活的挫折,而倍感焦虑的时候,总爱找她聊上几句,喝上几杯茶,当然也可以酒(只要她老公不嫌弃),抑或是干脆跟她静静地坐着,听听她放的音乐,便可以很快地平静下来,简直比镇定剂还要灵光。

与此同时,我也见过那种被世间的痛苦所吞噬过的灵魂:他们要么成为了一个祥林嫂式的人,一天到晚絮絮叨叨着对这个世界的不满;要么就是被仇恨吞噬了心智的反社会主义者。跟他在一起,你的安全意识会大大地提高,因为你得时刻防止着他会不会从口袋里掏出把水果刀。

另外,还有一种人相对温和,在我们在生活中最常见了——用他们自己的话来标榜就是,这才叫做成熟。

但这只是一种“看山不是山”的成熟,它抛弃了天真,有趣、热情,沉淀出了冷漠、盔甲和犬儒,甚至“什么都是假的,只有钱是真的”的拜金主义。

试问,这样的成熟,我们到底需要吗?

 4.

在《华严经》里,上佛曾曰道:“初发心即成正等正觉”。意思是说,最初的就是最终的,最基本的也是最高深的,最开始的一念亦是最后的一念,所谓“出家如初,成佛有余”。

对此,老子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,“知其雄,守其雌,为天下溪。为天下溪,常德不离,复归于婴儿。”

也就是说,虽知阳刚的显要,雄性的威猛,但仍能坚守阴柔的纯美,雌性的柔情,就像是能包容天下的溪谷一般,最终回复到了婴儿的状态。

人生百态,岁月苍穹,大多数的我们,都是凡夫俗子,空有一身臭皮囊,追名逐利,无可厚非。

然而,不管世事有多么的不如意,也无论成人的世界有多么的复杂凶险,我都希望你可以做自己永远的小王子,更愿你在出走半生之后,归来仍是少年,正如《小王子》里的那句话所说:“使生活如此美丽的,是我们藏起来的真诚和童心。”

转载请注明:每日一读 » 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