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每日一读

今天,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…

励志 湖雨 688浏览 0评论

u=2391885436,2623917443&fm=21&gp=0

和大家分享一篇特殊的面试感想
写下这篇感想的,是造作家居创始人、连续创业者舒为
而求职者,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:一位67岁的老先生。
舒为说,创业后,她面过上千人,但这位老先生的到来,彻底颠覆了她的三观…

老先生给我写邮件的当天,我就发给全团队了。
啧啧,1949年生,和共和国同龄。
啧啧,1991年就有专利了,这一年我一半儿的团队刚出生。
啧啧,1981年,我出生那一年,他就是厂长了。
啧啧,这样的老先生也是知道造作的。
不乏一点小小的虚荣心?。
你看,我面过1998年生的,也面过1959年生的。我常常为这种两极化的团队和hold得住感而骄傲:
造作是个长链条团队,横跨制造业和互联网,这两个极端古老和极端年轻的行业。所以我们的年龄差从5年,10年,最后变成25年。
这种hold住是一种壁垒,我常常想,大约也只有我这样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,做了这么多年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的人,才能hold住。
—-老先生来以前,我大抵是这样的虚荣着。
然后老先生就来了。

老先生早上7点出发,从江南来,提着小小的漂亮的商务行李箱,大约为了显得气色好,穿着干净整洁的一件红色polo衫,坐了6个小时的火车,再倒地铁和打车,下午4点到了办公室。
为了表示对人的恭敬心,还重新梳理了一次头发,花白的头发,略略稀疏了,但梳得一丝不苟。
我的办公室里,正奉行着新世代文化,上百个年轻人一人一双的人字拖和短裤,当然也包括没洗头和穿着拖鞋的我。
老先生走在办公室里,是那么格格不入。不是银发与黑发的格格不入。是一丝不苟和随意烂漫的格格不入。
落座,
腰板挺直,
手机静音,
双肩放平,
老先生开始讲——
上山下乡,
知青支边,
10年学艺。
80年代回城返厂,从工人干到技术厂长。
90年代南去沿海,外贸兴起。
2000年代群雄四起,江湖逸闻。
老先生操一口湖南普通话,一板一眼,讲江湖事,如同话家常,没有北京大爷的抑扬顿挫,偶尔还会卡壳,认认真真,好像一个老师,一部活历史坐在眼前,数据细节一清二楚。
没有一句“想当年天下谁人不识君”。
我从嘻嘻哈哈坐着,变成了板板正正坐着,像20年前那个大学教室里的女学生。
40年江湖事说了不到30分钟,老先生开始进入“我也不想再聊这些了这些好无聊我们快点聊技术”的沉默中。
我开始打开自家官网,一个产品一产品问他,怎么能更好的优化细节?
“怎么样弯管能弯得角度更标准?”
“怎么样做模块组接更顺滑?”
“怎么样实现无螺丝的木器组装?”
“怎么样在一个货柜里实现最大的容量?”
……

老先生有问有答,老先生两眼放光?。
问:“为什么我觉得团队这么笨?”
答:“那都是你的问题,你没有规划整理好。参照组建流水线最重要的法则是:
1)设计流程到只要是个劳动力就能做最好的产出;
2)手一直动,脚不能动;
3)中等体力的人做下来20分钟后背要汗湿才是好设计。”
问:“为什么研发周期这么长?”
答:“关键位置流程设计完整,关键岗位技术过关,按小时卡算执行时间。”
问:“为什么年轻人不能一专多能?”
答:“不爱学习。”
问:“为什么首版样耗时太多?”
答:“研发终稿分为六大模块….此处省略2000字….你都交付清楚了,执行者才能执行。”
……
时间过去2小时,老先生喝了一杯水,
没上厕所,
没有接过电话,
没有转移过话题,
没有闲聊一句。
让我想起了我面试过的任何一个人,包括我自己——
我没有见过这样的专注。

老先生打开电脑,说道:
“来以前,我用了两个晚上整理这些资料,这是我第一次出来面试,我这一辈子,凭技术好,从来都是人找我,我没有找过工作。
电脑里是40几个文件夹,一项一项,有编号,项目名称,时间。
第一个文件夹里,是专利文件扫描件,
产品3D图,
动画示意,
实物图,
流水线图,
文件一个一个标注。
序列与简历一致,没有一个错别字。图片序列,每一个文件夹内都一致。
然后又是两个小时,老先生坐得端端正正,字正腔圆的讲述。
依然没上厕所,
没停顿,
发丝不乱,
声调平和。
会议室里已经拢了一排年轻人,大约每一个人都可以叫他爷爷。
过30分钟,鼓一次掌。
再过30分钟,再鼓一次掌。
一群年轻人,站得笔直,看一个老先生,慢慢地讲。
到了第5个小时,我问老先生——我请您做什么呢?
老先生没有说,我要做CXO。他说,你们看着办,什么事我能帮到的,我都可以做。你们是做事情的年轻人,我能做什么做什么。
对,老先生先问我,需要他做什么。
我坐得笔直,我称他为您,发自内心尊敬。
平时我挺没正形,团队叫我柯南,我给团队起了20多个外号,但我今天只能称您。

结局不公布了,这是公司的事,说说私人感受。
这是我职场17年面试过的,年龄最大的求职者。或许也会是这一生中我面试过的,年纪最大的求职者。
最初我以为是场面试,最后我认为是一场教育,见贤思齐。
我一生中面试过上千个人,未有一个有他这样的认真严谨。
我遇到过热爱吹嘘“我和XX都认识”的侃爷型选手。
遇到过上来就要“改变世界改变你”的梦想型选手。
遇到过“我还需要带简历么”型,“你给我说说你们公司干啥的”型,“面试有点累了我们先歇会儿”型。
我一生中面试过上千个人,未有一个有他这样的认真严谨,还特别是在67岁的高龄。
到后来
我认为这已经不是面试
这是一种学习
从某种意识上
我开始反思我自己

造作所身处的实体行业,哪一样不是由传统的精工细作,一分一分成本,一点一滴运营组成?
这30年来,这个行业的一切都是由——
1mm的优化,
一分钱的效率,
一点一滴实打实,
一个公司一个公司死亡淘汰,
最后优化的成果。
我们的团队,人的质地,不是一瞬之间,一句话语就能达到彼岸的。
大约从2015年起,我在公司说,要去互联网化。
不是指不做互联网,而是不要以“互联网思维”这个假命题掩盖运营问题。
我所身处的时代,
攻击是容易的,宽容是难的。
谄媚是容易的,理解是难的。
话语是容易的,实现是难的。
泡沫是容易的,兑现是难的。
少年得意是容易的,十年一剑是难的。
而我所身处的行业,又是完全由难的一切组成的。
不轻不美,不符合时代的许多需求,但它符合千百年来,人类商业的规律:创造价值,交易价值。
老先生在这里的这个下午,我觉得我穿过时光,看到了人的质地。
一切眼前的巨大事物,都会烟消云散。唯一留下的是人的质地。
若我67岁,是否还能这样:
一丝不苟发型,带着一箱子专利,腰板笔直,言语平和,寻找传承的人?

转载请注明:每日一读 » 今天,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…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